我在这里: 首页 » 网事如烟 » 浏览文章: 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四十四)
« 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四十三)征途036--巨人归来 »

武林外传之生如幻花(四十四)


那个时候,我脑海中异常清晰地闪现出,曾经蝴蝶姑娘从梦武经上找出来,并给我看过的一句文字。

“上古有神兽,呼风唤雨,招雷引电。所过之处阴云压地,狂雷肆虐。其名不传,遂称‘字伏’。”

完全在我意料之外。只因始终认定他前世的电劲彻底被封印,我心中的震撼,绝对比初见字伏的眷哥要大得多。

真没想到,这家伙在治好了伤的同时,居然保留了前世身为‘雷精’的那份力量。

彼时,沿海这一带,天地之间的雷气,受到字伏感召,漫天阴云密布。云层间,有狂龙巨蛇般的雷光,肆虐窜行。

适才字伏一击过后,脚下电浪雷涛翻滚,声势极是狰狞。倭寇船队数量虽众,毕竟不敢再驶入泛着雷光的海域。

从北侧的海面,又开来一片船队。

我心一惊:敌方增援?

忙凝聚视线看个清楚,不禁由惊转喜:来援的船只上打着天朝水军的旗号。

天朝军队的正规军增援到了。

南侧的海面,也有少量船只接近。这些船只大小不一,航行也是参差不齐。航速却远为迅捷。转眼间已接近倭寇船队。

我凝聚目力细看。当中一只大船,挂着的大旗上写:中原南武林联盟。

船头站着一个青年男子,手中巨剑长逾八尺。从船头跃起,猛地一剑,一艘敌船竟被这一剑之威劈为两半!

眼见南武林联盟和天朝水军将成合围之势,所有倭寇船只集体掉头撤退。

我诧异:“大张旗鼓的来了,就这么跑路了?”

眷哥皱着眉头:“拿得起,放得下。敌方主将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敌人撤退,字伏没有追击。返身上岸。

战事逆转得过于惊心动魄,岸上民兵团的所有将士欢声雷动。

字伏再次带上左眼的眼罩。满身紫电异象消失,变回了原有的样貌。

大家迎上去。才到字伏身前,字伏一屁股坐倒在地。

我和眷哥齐声道:“你没事吧?”“兄台,要紧吗?”

字伏脸色煞白。低声对眷哥说:给根烟。

眷哥一怔。忙从怀里掏出烟来递给字伏。

字伏接过烟,叼在嘴里。眷哥要给字伏点上,字伏摇了摇头,从眷哥手里接过铁制打火机,为自己点烟。

我清晰的看到他的手抖得很厉害。打了好几次才打出火。

字伏深深吸了口烟,静止不动。

好半晌,才吐出一大口烟,呻吟一声:“果然身体还是难以承受啊~~~~”

我说,你小子一直没告诉过我你还保有前世的力量啊。

字伏说,你没问啊。

我说那你随时都可以变身成那样咯?

字伏说不要用‘变身’这词儿可以吗。我又不是变形金刚。而且也不是随时都行。封印每解放一次,对我来说,都是很大负担。现在的我,解放一次顶多坚持一柱香时间。

我说一柱香也就三分钟这么长。那你不是变形金刚,你是奥特曼。

字伏笑了。

眷哥说,谢谢这位兄台大力协助。眷某铭记在心。

字伏摆手说别客气。

彼时,从南北两边来援的两支船队已经靠岸。

民兵团的战士帮着正规军搬运各辎重。

南武林联盟方面,只有两人登岸。

一个便是那剑斩敌船的青年。

另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身穿宝蓝色古式长衫,三缕长须飘然。

我和眷哥同声叫道:“叶蓬伯伯!”

这中年人正是荻的老爹。

南七省武林联盟盟主。

叶家现任家主。

叶蓬。

叶伯伯看见我和眷哥,赶上两步,和我齐声说道:“您老人家有荻的消息吗?”“我那不肖子没和你在一起吗?”

结果,一齐沉默。

我们都没有荻的消息。

老爷子眼里,闪过一丝黯然。

眷哥上前见礼:“叶伯伯安好。”

叶伯伯扶起眷哥:“小眷啊。你现在有出息了。这一个月来八里庄能守住,你有大功劳啊。”

眷哥谦道:“都是分内之事。全靠弟兄们奋勇抗敌。而且炼弟如今贵为天机营高级士官,比我官衔大太多了。”

“你们俩都是好孩子。都知道心系家国天下。我那不肖子啊……”说着连连叹气。

与叶伯伯一同前来的青年此时说道:父亲息怒。

听这青年叫叶伯伯为父亲,我和眷哥不禁看了看他。

叶伯伯对那青年道:“阿英,这是你三弟从小玩到大的竹马之交。眷,八里庄民兵团教头。炼,天机营高级士官。”

然后对我和眷哥说道:“这是我的长子,叶英。荻的大哥。比我那不肖子年长十岁。不肖子刚出生,阿英便被我送到蜀山仙剑派灵玄道长处学艺。去年才艺成回家。是以你们未曾见过。”

听说是荻的大哥,我和眷哥同时上前见礼。

叶英大哥还了一礼。

这个人,虽然与荻是亲兄弟。

可是与荻彻头彻尾是两个类型的人。

这个人虽然不是道士。可是那一身清净无为、虚怀若谷的气质,根本就是个牛鼻子道士。

我差点破口而出:大哥您有道号吗。

丝毫没有荻的张狂,轻浮。骨头里也没有荻的那种傲气。

要说这个人是叶伯伯的儿子,才有点意思。继承着叶伯伯的稳重,老练。

荻无论长相还是性格,都带着更多叶前辈的意味。

叶前辈年轻时仗剑江湖,快意恩仇,想必和荻没什么两样。

真的是龙生九子,子子不同。

荻有时虽然任性妄为,忽冷忽热。可是很容易接近。

再看这位英哥。永远那么有礼貌。浑身上下挑不出任何毛病。和所有人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。

不远,却也不近。

印证了那样一句话:礼貌,是人和人之间最美好的距离。

跟着,叶英不再说话,只是时不时的看着字伏。

显然他对字伏很有兴趣。

而字伏并不是脾气特别好的人。

两次发现叶英注意自己,字伏干脆和他对视。

叶伯伯出言干预了:阿英,怎么了。

叶英上前对字伏一抱拳:兄台如何称呼。

字伏说我叫字伏。

果然是理直气壮。字伏没什么亏心的地方,说话也相对的冲了一些。

叶英说适才兄台大显身手,不知是哪一门哪一派的功夫。

字伏说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。

看来字伏不太喜欢这位叶家大少爷。

…………说实话我也不太喜欢。

叶伯伯说,阿英。你怎么了。

叶英回身鞠躬:禀父亲,孩儿在蜀山学艺期间,深深体会到仙剑派与其他剑派颇有不同之处。

叶伯伯知道自己长子必有下文要讲,便接道:有何不同之处。

“观天下武林,门派各异,多有习剑者。而仙剑派所不同者,在于剑术修为与法术修为并重。仙剑门下,修道从真之士辈出,降妖伏魔历来便是仙剑门人之己任。”说着,从怀中取出一份卷轴。“此乃仙剑派降妖谱。门下子弟艺成下山,举凡见过的、诛杀的邪魔妖物,都要记录在案。回山后上报。”

字伏嘿嘿冷笑。

“叶家大少爷。您到底要说什么。”

叶英看着字伏。“我适才问过:兄台是何门何派的,那高明的雷术从何处习得。”

字伏一字字的道:跟你没关系。

两人之间火药味越来越重,我忙上前打断形势继续升级:“叶英大哥,字伏兄乃是原任十八里铺术士团长。诚然,他适才施展的雷术过于强大,但这是他前世……”

字伏出口打断我:炼,不用跟他说这些。我看这位叶家大少爷今天如何收了我。

我不管字伏,续道:“但这是他前世宿慧带来的功夫。而且,他施展的雷术打退了倭寇的进犯,于八里庄百姓,乃至整个天朝,都是一件功劳啊。”

叶英定定的看着字伏。不再说话。

半晌后,叶英对着我们抱拳鞠躬:叶英失礼了。

字伏一怔。我和眷哥也感意外。

没想到这位大少爷真的是虚怀若谷。并没有为了顾虑面子和身份而大起冲突。

我伸手按着字伏的脑袋弯下腰去,对叶英道:“误会而已。大哥多礼了。”

字伏心里也明白,叶英并非歹人。而且叶英也已认错,这口气,字伏便顺势咽下了。

因为得到正规海军的资助,民兵团的战力大幅增加。

而因为倭寇能够役使海啸,正规海军并不敢多做停留,所有军舰只能被动地撤到安全所在,无法在此镇守。

当天晚上,眷哥在营帐内安排酒饭,招待叶伯伯一行南武林盟人士,以及我与字伏。

席间,我把荻安葬龙秀姑娘、邂逅蝴蝶姑娘、前些时日在天机营与我做伴然后又分别的事,说与叶伯伯和眷哥。

芊芊营主纵容五霸岗神秘组织搞人体研究的事,我扣下了没说。

尽皆扼腕。

尤其叶伯伯。

脸如秋水。显然心情异常恶劣。

尤其我提到蝴蝶姑娘时。

极北昆仑世家的泣血蝴蝶。这个名字对老爷子来说,看来极为震耳。

老爷子举杯沉吟道:“昆仑山的雪姬啊……”

我问道:叶伯伯,雪姬是哪位?蝴蝶姐姐吗?

老爷子点头道:“是啊……你不知道吗?极北昆仑世家,历代家主都是女子。而每一代中最强的,就称为雪姬。这是个世代相传的称号。青海昆仑山绵延数千里,那都是她家的地盘啊。”

我听完笑道:听着好象很强呢。

老爷子道:“岂止是强……那是盘踞中原西北大门数百年,最古老的法术世家。北有罗刹,南有天朝,西有修罗,昆仑世家始终屹立不倒。数百年几十代人的不拔之基,中原四大家族跟人家比起来,显得底子太薄了。”

我想起一事,正好借此机会问老爷子:“叶伯伯,我曾听闻蝴蝶姑娘另有个称呼,说是天下第一杀手……这话从何讲起?”

老爷子一怔:“你和雪姬结识已久,搞了半天连这事都不知道?”

我说人家没主动说,我就没问。

“这事说起来有点长……昆仑世家的现任家主,也就是蝴蝶的母亲,曾为她定过一门亲事。男方也是青海一带的名门望族。两家世代交好,蝴蝶和那男孩也是一起长大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老爷子眼神暗了一下。

我知道老爷子想起荻和龙秀姑娘了。

“后来两个孩子长大成人。蝴蝶凭着天资聪颖,成为这一代的昆仑雪姬。那男孩更是了不起,二十岁年纪便成为天朝的西路招讨使。率五万铁骑镇守西疆,以防修罗族入侵。因为长得白净,又是昆仑山一代出身,当时人送外号雪玲珑。”

老爷子说到这里,一桌子人齐声惊噫。

眷哥脱口道:“是那个天朝有史以来的第一大反叛?”

老爷子点了点头:“正是此人。国家对其委以重任,他却勾结修罗魔族,带着麾下五万铁骑归顺了修罗族。中原天朝的边疆要塞,眨眼间变成了修罗魔族的前哨站。”

“举国震惊啊。堂堂西路招讨使,就这么叛国了。此事在当时来说,对举国上下的精神打击,要比实质的损失高太多了。”

“那一年蝴蝶未满十八岁。自己的未婚郎君,青梅竹马的梦中人,本来是堂堂的天朝大将。就这么转眼间变成卖国贼了。”

“那雪玲珑放出话来,将在蝴蝶十八岁生日当天赶赴昆仑山,迎娶未婚妻。天朝上下彻底震怒了。决定誓死诛杀此獠。”

“当时天机营的总统领,五武神之首的杀手,以及郭巨侠等众多侠士,已经准备集体前往昆仑山协助昆仑世家。”

“可就在此时,昆仑世家也放出话来。愿意等雪玲珑前来娶亲。”

“那段时间,连蝴蝶也是一片骂声。”

“成婚当日,那卖国贼带着五万将士赶赴昆仑山。各处均有人把守。五万精兵在山中安营扎寨。婚礼便在军营中举行。参加婚礼的不仅有那卖国贼的同僚,还有修罗魔族的许多高手。天朝武士无法与其正面冲突,结果杀手独自一人潜入昆仑世家,本意是准备刺杀那卖国贼。”

“据说当天的蝴蝶一身凤冠霞帔,迷得那卖国贼神魂颠倒。”

“即将行拜堂礼的瞬间。杀手刚要出手,却看见蝴蝶右手凭空凝聚出一柄冰刀般的武器,一刀刺进那卖国贼胸口。”

“当时这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奇变。杀手反应也是极快,瞬间领悟了这是极北昆仑世家所设下的计策,为的就是诛杀此獠。”

“眼看那卖国贼的手下一齐扑向蝴蝶,杀手出手了。凭着超卓的功夫,协同蝴蝶杀出条血路,直到军营外的一处绝崖。前无退路,后有追兵。”

“那时蝴蝶却祭出昆仑一族的禁术。”

“引来昆仑山巅万年不化的寒冰飞雪。”

“一场大雪崩。瞬间淹没了五万铁骑驻扎的军营。所有人,包括昆仑家参加婚礼的人,雪玲珑本家的人,修罗族的人,统统被活埋了。”

“雪崩淹到眼前时,杀手抱着蝴蝶,施展不动如山,涌身跳落悬崖绝壁。剩余追杀而来的敌人,也被活埋。”

“那一役,最后只有蝴蝶和杀手两人活了下来。”

“指掌之间。五万铁骑飞灰烟灭。”

“那雪玲珑让举国上下恨得牙痒痒。却没人能近得他身。最后是蝴蝶当胸一刀刺死。”

说到这里,老爷子看看我们。

“这天下第一杀手的名号,除了她,谁还敢担之。”
 

PS:忽然想起一种花,名字叫做“彼岸花”,彼岸花便开在了地狱中叫“忘川” 的地方,那里是死去的人忘却今生情缘,转身投胎来世的地方……
爱情,大概也是如此,只因为彼此爱得不同,就要葬送很多很多,也要忘却很多很多。于是,彼岸花成了来自黑暗的爱情使者,因为它见证了一段黑色的死亡。

发表评论

为了防止SPAM,含链接的评论需要审核后才能显示。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